yth2206游艇会-游艇会澳门手机版 > 星座 > 韩国济州岛自由行记

原标题:韩国济州岛自由行记

浏览次数:128 时间:2020-01-04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畅游海岛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济州岛

乐天酒店

泰迪熊博物馆

发表于 2010-09-03 15:10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济州岛在朝鲜半岛的南边,是韩国众多岛屿中最大的一个。它远离韩国本土,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期间,这里曾经是联合国军关押志愿军战俘的地方,在很多关于那场战争的影响资料中,济州岛遍布着铁丝网和岗哨,志愿军的战俘在这里做出最终的决定:是回红色中国,还是去台湾,或是被遣送第三国,上万名战俘的人生,在济州岛发生了转折。 如今战争已经结束了半个多世纪,战争的痕迹在济州岛早已退却,而这里成为几乎是所有普通韩国人蜜月旅行的首选地,也是数以百计的韩剧中经典外景的拍摄地。 我和老婆的这次旅行计划公开之后,我的一个韩国朋友郑重地列举了济州岛与东南亚海岛相比的诸多劣势,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条,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对于我这个玩儿惯了热带海岛的人来说,济州岛实在不值得一去。 我倒都没往心里去,继续准备着我们的行程。一来是老婆看了那么多韩剧之后很想去韩国看看;二来是济州岛是以北京为中心方圆几千公里内唯一对中国人可以免签证的地方,省事儿;三是去了那么多热带的海岛,我还真想换一次口味;最后一个原因是最重要的:老婆怀孕六个月了,不能长距离飞行,所以要去近的地方。 2010年4月28日,我和老婆登上了大韩航空从北京直飞济州的航班。行李箱的轮子摩擦首都机场航站楼门口的地面,发出那熟悉的“呜呜”声时,我全身的神经为即将开始的旅行兴奋不已。 4月28日 从机场出来,打了辆车直接去酒店。 这一天岛上下着毛毛细雨,地面湿漉漉的。路边偶尔有大片的油菜花怒放整个山野,很精彩,对于爱花的我们,甚至觉得有些震撼。 济州岛比我想象中大很多,它的中心是著名的汉拿山,岛的北海岸上有个济州市,南岸上有个西归浦市,两个城市之间相隔了几十公里。 我们住的Haytt Regency酒店在岛的南边海边一大片专门开发出来全建成高级酒店的地方,叫个奇怪的名字:“中文”。后来我才知道,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时候,中国队第二场和巴西队的比赛就是在西归浦市(我说我怎么老觉得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呢)踢的,而且整个世界杯期间,中国队把西归浦作为了大本营,当时就住在这家Haytt酒店。 住在中国足球队住过的酒店,说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吉利的事情,还好,我们不迷信。 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费了老劲了,那位笑容可掬的前台大叔似乎听不太懂我的英语,而我更是听不懂他的英语,来回来去说了半天,唯一达成的共识就是:我们要住三天,不含早餐,12点退房斯密达。 进屋稍做休息,喝了罐mini bar里的天价可乐,享受了一下普及日韩的带滋热水冲屁股功能的马桶,然后就去海边走走。外面不下雨了,但是刮着好大的风,我们把能穿的衣服全穿上了,还是有点儿冷。酒店院子里种着棕榈树,叶子被风吹得很委屈,隔着不远的悬崖边就是一排松树,这是我和老婆平生第一次见到松树和棕榈树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从悬崖边的木阶梯往下走,就到了一片满是礁石的海滩。这种礁石海滩的海水往往都很蓝很清,没有一点浑浊。老婆在沙滩上写下我们即将出生的宝宝的小名“馒头”,合了个影。“馒头”很幸福,这么小就坐飞机来海边旅行。我九岁的时候才在青岛的栈桥那儿第一次见到大海,二十一岁才第一次坐飞机。不过那之后的十年里,随着那一次次的起飞降落,我的兴趣、理想、价值观全都被改变了,我发觉只有在旅行的时候,我才最有自信,最有种掌控生活的感觉。所以我们的宝宝“馒头”,要从现在就开始周游世界的旅程。 为了赶在明天早晨服务生清点mini bar之前把我们刚才喝的“天价”饮料补上,我俩决定去附近逛逛,找家商店买些补给,顺便找地方吃晚饭。酒店服务员说步行七分钟可以到一个super market,再继续步行五分钟可以到一个convenient store。于是我们步行了七分钟,看到写着“super market”的竟然是一间半地下的小屋,一个大叔在看店,还不如当时我们北工大水房门口的小卖部档次高呢。想想super market尚且如此,五分钟后的convenient store得什么样子呀,见好就收吧,赶紧买了一堆饮料,背在背上气儿都喘不匀,继续往前走,寻找饭馆。 结果走了五分钟,路过了几个高级酒店,仍然没有找到饭馆,倒是在乐天酒店门口见到了传说中的convenient store,好嘛,比刚才那个super market大二十倍。 鉴于酒店地区饭馆很少,而且仅有的饭馆都气势如虹并且一个客人都没有,怎么看都像是专门用来宰中国旅行团的,估计对我们这种散客不会很友善,我们决定坐上600路公交车去西归浦市里深入群众吃一顿。 公交车很朴实,头枕的座套上还有带中国字儿的广告,要是不听那韩英日中四遍的报站广播,真有点儿觉得自己是身处祖国大陆某省道上的长途大巴呢。车沿着海边开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在西归浦市中心一个叫New Kyoung Nam Hotel的地方下车,一猛子钻进了人家那儿最寒碜的胡同里。 我一直觉得,旅行是一定要自由行的,自由行和跟团游的最大差别在于,可以漫无目的,可以捡最寒碜的巷子走。那些最寒碜的巷子都不是给旅游者准备的,是没有经过修饰的,没有城管查抄,没有申奥或是举办APEC峰会前的突击粉饰,巷子深处,你能看到这座城市最普通的老百姓如何与邻居打招呼,你能从炊烟中闻出这座城市最流行的家常菜的味道,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某个坐在门口无所事事的老爷爷,偏要拉你进屋坐坐。 看到路边有一家小饭馆人气很旺,我俩一合计,就进去了,大摇大摆往那儿一坐,大妈先端过来一个塑料水壶让我们喝水,像韩剧里人家放在冰箱里的那种一样。菜单拿上来,全是韩国字儿,啥也看不懂,赶紧看周围桌儿在吃什么,一看怎么全是刺身呢,我赶紧比划说我们不要那个。想说有没有别的,才发现这肢体语言也不是万能的哈,要想说我不要什么好说,可是要想说我要别的,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比划。直到正在抠鲍鱼的大厨憋出一句英语,我俩才终于放弃比划,决定立刻告辞,他说得相当精辟:“Only Sashimi”。 刺身是我们爱吃的东西,只是觉得来了韩国要是第一顿吃刺身,怎么那么别扭呢,就好像去了杭州吃顿水煮鱼,去了新疆吃顿东坡肘子。其实后来才弄明白是我们孤陋寡闻,刺身不是日本人的专利,在济州岛,当地很有名的特色食品里就有“济州岛刺身”这么一项。 在另外一条街上看到了一家养了一大缸子鳗鱼的饭馆,里面似乎挺热闹,就在那儿吃了。老板娘不会说英语也不会说汉语,不过我们的交流竟然可以借助墙上贴的一张“Top 20汉语”来完成,那上面印了饭馆里最常用的20句话的中韩语对照,不管是问厕所在哪儿,还是说我要结账,往墙上一指就行了。 在韩国饭馆吃饭好像并不难,因为点菜很简单,你只需要点你要的肉,其它的那一大桌子花花绿绿的泡菜都是缺省配置(看着那一大桌小菜,我总是在琢磨我吃剩下的会不会被他们偷偷拼凑起来端给下一桌客人呢。不过,反正我是中国来的,没啥怕的了)。这家馆子更简单,就是鳗鱼一种,先上来两条剪碎了烤着吃,然后给你一锅鱼丸汤。 像我们在世界各地的每一次旅行一样,当你在游客聚集的地方吃饭,或许会被宰,但是当你深入到老百姓的地盘儿,作为外国人,你会被注意,并且受到额外的关照。 老板娘刚帮我们把鱼都烤好,老板大叔就出来了,他用韩语夹杂着一两个单词的英语跟我们聊天,偶尔着急了还用手在桌子上写个汉字帮忙,韩语我们是一句也听不懂,不过有那几个英语和汉字的关键字,大意还是能明白的,尤其是,我入乡随俗喝了一瓶烧酒,晕晕乎乎地,高兴就好。 快吃完的时候,来了个行头很全的和尚,进屋就给大伙念经,然后就有人掏钱……我和老婆正要拿钱,老板给我们使了个眼色,那意思要么是:“有人给了就行了”,要么就是“外国人不用掏钱”,反正我们是免了。 吃着饭有和尚念经,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碰上的新鲜事儿。听韩语版的经,我也是第一次。 这一顿吃的很爽,连吃带喝才花了三万韩元,折合200块人民币,出乎我们的预料。都说在韩国吃饭贵,看来也不是,觉得贵的还是没找对地方吧? 4月29日 酒店的价钱里不含早餐,单付的话很贵,所以早上老婆在屋里吃昨天买的泡面,我吃乐天巧克力派——多有地方特色的早餐! 电视的机顶盒出了问题,我打电话到服务台请他们派人来修,电话里的女服务员英语不错。过了一会,房间里的电话响了,又是刚才接我电话那个女服务员,就跟我说了一句话:“修理工已经到你的门外了,请您开门。” 可不!我一开门,一个《七公主》里年幼男模样的英俊修理工在门口给我鞠了一躬,就进来修……修完又深深鞠一躬,走了。从头到尾一个字儿都没说。 这方法真高!这样的话,只需要服务台的那个人会说英语就行了,修理工就是修理工嘛,总不能逼人家全都学英语吧,要是都会了英语,人家去服务台工作好不好,干嘛还当修理工。没在中国的酒店当过老外,不知道中国的高级酒店是不是也这样的。 离酒店几站地外有个泰迪熊博物馆,是老婆一直念叨着要参观的唯一景点。坐车到了那一带,却没找到博物馆,正发愁呢,迎面过来一老外姐姐,金发碧眼,我们赶紧过去问路,一听口音还是美国的,几秒钟就问清楚了,老外姐姐和我们都觉得很激动,很痛快,意犹未尽,估计她也在感慨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使用英语了。 这其实是我上次去首尔出差时总结出的诀窍,在韩国需要问路的时候,别找当地人,就找老外,那样最方便了。后来我还把这个经验传授给了我的很多从外国来北京出差的同事们,他们在北京也都屡试不爽。 泰迪熊博物馆基本上不是面向我这种中老年男性游客的,那里面虽有很多比我还老的家伙,不过他们都是带着个小孩儿来的。我倒也能勉强说得过去,我老婆的肚子里有个小家伙,我是带着他、陪着老婆来参观泰迪熊博物馆的。 博物馆收藏了很多从西方民间收购来的古老的玩具熊,动辄就是1910年什么的,我之前从来没有意识到,在百年前的时候,当我们亚洲人见了熊就赶紧杀了吃肉的时候,地球的那头儿就能够制作出如此精致的玩具熊了,更没有意识到的是,百年来,我们的生活中竟然还有些物件是几乎没有改变过的。 在博物馆的后院里溜达时,迎面来了三个女孩儿嘴里用韩语念念叨叨地,我和老婆以为她们聊她们的呢,就接着走我们的路,结果人家拦下我们,又念叨半天,看我们一脸茫然,她们举起相机说“photo”,我才明白是想让我们帮忙拍个照。从这件事和这两天遇到其它事件中,我们总结出:韩语里估计是没有“劳驾”这句话,或者即使有也没人用,因为总是会出现走在街上突然迎面来个人就朝你说好长一大串话,完全没有一个过渡,听得你目瞪口呆。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学的那句“Han Ku Me Mo Te Yo”才经常显得格外管用。 从博物馆出来,又坐了两站车到海边,穿过一大片油菜花地,到了海边一处叫“竖状节理带”的地方。据说是火山喷发时候岩浆遇到海水迅速冷却而发生的反应,这里海边的岩石都是一根根紧贴着的高低错落的石头柱子,看上去让我想起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那个活字印刷术的表演——哎呀,会不会活字印刷术也是韩国人发明的? 开玩笑的。这些年我接触过一些韩国人,他们给我的印象都非常好:诚实、好客、做事认真、心直口快、酒量大。有意思的是,不管男女,当你最初和他交流时,对方都会上来就问你多大了、周岁还是虚岁、结婚了没、有没有孩子……然后也会痛快地告诉你他多大了、周岁还是虚岁、哪年结的婚、孩子多大了……在交流完户口信息之后,最后很多人都变成了不错的朋友,从他们的言谈中,我从来没有感受到过那种被国内网民炒作的“一切都是我们的”的盲目的民族主义。或许就像我的观点不能代表几亿中国网民对韩国的偏见一样,那些和我有过交往的韩国人,或许他们也不能代表普普通通的没有走出过国门的韩国民众,但至少我坚信,网上流传的很多关于韩国的负面信息,应该都是对韩国确有偏见的人的谣传,在网络这个擅于把问题极端化的平台,带有偏见的东西往往最有市场。 在竖状结理带,应验了我的韩国朋友的忠告里的一条:果真这里有成百上千的春游的中学生,占领了景区里的一切。我们没去和孩子们凑什么热闹,倒是在门口看到有卖煮好的蚕蛹的,2000块给你用纸杯盛一杯,我看孩子们都吃的很香,图新鲜也买了一杯,结果端在手里就觉得好恶心,受心里因素影响,吃了一半实在吃不下去了,后来一直觉得肚子里有大虫子蠕动。 下午回酒店睡觉,晚上又去西归浦市里找吃的。这回找了家烤黑猪肉的,据老婆的研究结果表明,黑猪肉是济州的一大特产,很值得一试。我们这回更彻底地入乡随俗,盘腿坐着吃。老板娘比昨天的还热情,在我们面前从头到尾帮我们把两盘肉全烤好,我们只需要吃。没吃出来黑猪肉跟普通猪肉有什么区别,但是只要是肉我都爱吃,所以这顿饭吃得又很爽。 New Kyoung Nam Hotel的600路车站是个大站,车站还有个小候车室,几个座位、一台电视,有个胖大姐值班,能说简单的英语,你告诉她要到哪站下,她卖给你票,然后你就可以在候车室等着,车来了,你上车,她告诉司机你哪站下。 我们几乎坐了末班车,后面的一段路,车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乘客,很VIP。 4月30日 如果在Haytt的餐厅吃自助早餐,每人要花26000韩元。我们昨天自己凑合吃了些超市买的东西,可是贪图享乐的本质还是改不了,今天赶在了十点钟之前起床,去餐厅吃自助早餐。 餐厅虽不是露天,不过是面朝大海的,可以坐在落地玻璃里面看着美景享受早餐。选择很丰富,除了通常的西式早餐的一切,竟然还有一大桌泡菜供选择,而老婆更是在角落里找到了韭菜馅儿包子。 我们没有吃韭菜馅儿包子,因为我有点儿拿不准,如果在阳光灿烂的海景餐厅一手用叉子优雅地把三文鱼肉放进嘴里,一手往嘴里塞一个韭菜馅儿包子,然后再喝一口咖啡,会不会有点不搭调。我们还是老传统,一人一套Omelette,面包、黄油、水果。 之后的时光在泳池和泳池边的躺椅上度过。泳池是室内的,不过和外面的花草也只是一张玻璃之隔。在躺椅上,我就着从玻璃窗外射进来的一缕阳光,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 和老婆合计着,明天要从这里退房,转移到济州市里的酒店,反正要折腾,不如折腾个大的,租辆车四处转转,尤其是看看油菜花。 这又是自由行的好处,好些想法,是忽然灵机一动产生的。我爱死这样的生活了,我喜欢每天在吃早餐的时候,还不知道下面要做什么。 可惜的是没有国际驾照就不能在韩国租车,一点儿都不可以通融的,我们只好打起了包车的主意。 给网上攻略里推荐的一个会说中文的出租车司机玄师傅打电话,玄师傅明天没空,不过他给了我们另外一个姜师傅的电话。姜师傅的中文水平显然没有玄师傅好,不过我只要慢慢说,关键点还是都能说清楚,我们约定明天中午十二点在酒店门口见,包他五个小时车,一共八万韩元。 晚上坐车出去觅食。路过乐天酒店的时候被酒店门口一个中文的横幅惊到了——“热烈欢迎中国购房团访问济州”,横幅是红底白字,非常中国。这一趟从北京出来之前,国务院刚刚出台了号称史上最狠的打压房价的政策“国新十条”,准备令炒房团们无的放矢,看到这横幅,我倒是觉得这回的新政看来是有用了,把炒房团都逼到了韩国,韩国的老百姓算是从此没好日子过了。 这回没坐到西归浦市里面,而是在西归浦的新市区——世界杯足球场一带下的,去逛了逛E-mart超市。出来就溜达到西归浦足球场,足球场周围的绿化很精致,空气里洋溢着草的味道,人很少,鸟很多,感觉随便找个地方就席地而坐就可以野餐,很有欧洲的范儿。 不过来参拜西归浦足球场可不算是什么值得兴奋的事情,它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那个还是球迷的我,想起了中国队唯一一次参加世界杯,还有2002年6月8号那场0:4的比赛,还有肇俊哲打在门柱上的那一脚,对了,还有,比赛结束后巴西队的队员拒绝和中国球员交换球衣……忽然我还想起来,那场比赛,在电视机前的那一头儿,是我和女朋友一起在东中街上一家大排档吃着毛豆花生一起看的,那时候的女朋友,就是现在大着肚子跟我来参观足球场的老婆。 试图在附近找家饭馆吃饭,不过逛了逛,街上很冷清,像个空城似的,还是继续坐车,去城里找吃的。 有家饭馆的门外面贴着张大图片是一大锅海鲜,看上去热腾腾,很有胃口。我们进屋,老板娘还是照例呱啦呱啦一痛韩语,然后我也没废话,直接把老板娘拉出门外(屋里的人都吃惊地看着我们),指了指图上的海鲜锅,意思是就要这个。老板娘想了半天,居然冒出来一句”Too small”,然后用手比划了一下,我明白了,和中国一样,图上的东西都是仅供参考,实物要小得多。没事儿!我们要两锅。 做好了端上桌,经老婆鉴定,这就是在望京地区非常普及的石锅海鲜汤。 今天晚上,我们随身带的一个韩语小册子上有两句话被我用上了,一句是“厕所在哪?”,还有一句是“吃得很好!”,虽然不太会读,但是指给老板一看就很管用。当然了,我是先给老板娘指的“吃得很好!”,然后才指得“厕所在哪?”。 5月1日 离十二点还差五分钟,我们办完了退房手续,走出酒店大堂的时候,姜师傅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他的车是辆老款的索纳塔,和普通的出租车相比,车身的侧面多了“中文”两个字。在韩国,中文、日文和英文是最有用的三门外语,很多出租车司机都会特意去学习一门外语,达到一定水平后,就可以拥有这种特殊的荣誉:在车身上有个语言的标志,不论在预定租车时还是在街上扫活儿时都比普通的出租车占了很大便宜。 我们在地图上给姜师傅随便指了下涉池岬和城山日出峰的方向,不过强调我们并不想刻意去什么旅游景点,只是想随便看看,瞧瞧济州岛的农村。 车沿着海边的公路一直往东。姜师傅四十来岁,个子不高,寸头,戴个眼镜,长得很典型的韩国人的样子。他的词汇量不大,不过只要我们慢慢说,还能和他做简单的聊天。让我惊讶的是他从来都没有去过中国,甚至没有上过中文培训班,他的中文全是两年来跟着电视上的教中文的节目一点一点学的——我从小就知道电视里有教外语的节目,可是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想过,真的有人能跟着电视学会一门语言! 姜师傅的车里听的都是中文的歌曲,每一首开始的时候,他都会问我们:这首歌听过么?歌手是谁? 我忽然在心里感慨:我和老婆游历过了十几个国家,而这一次在济州岛,感觉却和从前都不一样,在这儿,我第一次觉得中文似乎比英文更有用,第一次感受到旅游所需的一切,无论路牌、手册、地图,还是出租车、酒店的服务,都可以找到为中国人特意准备的版本。这感觉真的不错,好像自己才是中心似的,难怪日本人即使不会一句英语也敢出国自由行,他们在全世界都能享受到为他们订制的服务。 在济州,我甚至会在接受了别人的帮助后脱口而出“谢谢”,而不是“Thank you”。 在海边几个地方稍作停留后,我们来到涉池岬,姜师傅坐在车里等着,我俩跟着游人的队伍,登上一处缓坡,走过一座教堂,见到了以湛蓝的大海为背景的大片油菜花。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四年前的今天我和老婆结婚,之后的每一个五月一日,我们不管身处何处,都会用一张A4的纸写上代表我们结婚几年的数字,一起举着数字留一张影,我想到我们老了,把这些照片一张张串起来,一定能算得上人生中最浪漫的影集。 今天的数字特意加上了韩文版,是拜托酒店健身中心的前台妹妹给写的。在油菜花地里,我们把结婚四年纪念日的记忆定格在了济州岛的最东端。 虽然听姜师傅的口气,不爬一下城山日出峰的话就可惜了,不过我们还是决定放弃,毕竟老婆大着肚子,再说我们本来也对这种需要攀登才能看到的景色没什么好奇心。 接下来的路都在岛的内陆地区,先是沿着1119公路,然后是1136,1112,1131,一路上的景色和海边完全不同,两边要么是林子,要么是草原风情的山丘,倒是觉得有点像内蒙古。一路上,姜师傅兴致勃勃地一字一句教我们说韩语,还告诉我们,他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都在济州上大学,女儿是做美发的。 到济州市的Palace Jeju Hotel刚好是下午五点,和姜师傅话别,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我相信按照姜师傅的学习进度,再过几年,他会很精通中文的,不过我倒是更希望姜师傅的工作越来越顺利,挣更多的钱,给自己放放假到中国旅游,那时候说不定我可以给姜师傅客串一回司机呢。 济州市在济州岛的北端,依海而建,房子大多不高,大多建筑看上去都像是1980年代经济迅猛发展时的作品,从现今的眼光看,很是过时了。 我们的酒店也有些旧了,不过地理位置绝好,在海边最繁华的街上,不远就是饭馆一条街,还有著名的东门市场。 睡了一觉,晚上在附近逛逛,最后在路口找了家很热闹的烤肉饭馆,吃了顿五花肉,喝了瓶烧酒。在试图用肢体语言点冷面的时候,我灵机一动,打了个寒颤,准确地把冷面的“冷”表述得淋漓尽致。 吃完饭晕晕乎乎的,老婆坚决不逛了,把我直接拉回酒店,她说她很害怕我万一醉倒在韩国的街上,她可不知道怎么把我弄回酒店。 5月2日 上午起床后去海边转了一圈,这儿的海水清澈见底。 之后溜达到传说中的东门市场,见识了一把济州岛水产业的繁荣景象。只是可惜的是,这么谗人的水产市场里,竟然没有直接现场加工海鲜的饭馆,不像咱望京水产市场那么所见即所得。 在东门市场的一侧胡同里,排列着十几家批发泡菜的店铺,用我们习惯的话说,这应该是“济州泡菜一条街”。每家门前都有好几个近一人高的大缸,全是白菜,每个缸里大概是泡到不同阶段的白菜。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多白菜泡在一起,于是我的好奇心又发酵了,它驱使我举起相机对准其中一个大缸拍了一张全景还拍了一张特写,然后老板娘就出来了,兴冲冲地从缸里掰了好大一片白菜梆子,递给我,示意让我吃。 为了不扫老板娘的兴,我当着她的面把整个一个生白菜梆子一口一口地嚼着吃了,然后违心地竖起大拇指,老板娘很满意。 附近路边有家写着中文“真的最便宜的纪念品商店”的商店,唉,好拗口。老板一家三口,中文都不错。再看里面的纪念品,果真是面向中国人,包装上大多有中文。想想反正要买些东西回去,不如在这儿买了,便宜不便宜不知道,但是老板一家努力学习中文的精神值得鼓励。 晚上的最后一顿大餐,是在E-mart对面的“海鲜一条街”里找的一个不起眼的馆子,海鲜火锅加烤鲐鱼,还有烧酒,一共46000韩元。 在E-mart买了些吃的,回酒店躺在床上看电视里教韩语的节目。自从碰到自学成才的姜师傅,我也开始对电视里的学语言节目抱有热情了。 昨天跟着姜师傅学了一句特有用的:“Ha Jiang Xi O Di Yi Se Yo?”,就是厕所在哪儿的意思,弄得我今天没事儿老想找人问厕所在哪。 5月3日 今天要走了。 我们睡了个懒觉然后溜达到附近的麦当劳吃早饭,麦当劳里竟然有一种汉堡叫上海麻辣鸡肉堡。这真实见鬼了,什么时候上海人吃过辣的?咱不能随便拿个外国地名儿就出个新产品吧。这让我想起了“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还让我开始怀疑奥尔良人是不是吃鸡翅,墨西哥人是不是吃鸡肉卷。 然后去哪儿呢?我们从麦当劳出来站在马路边的时候还不知道。直到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我们赶紧看了眼地图,发现海边有个地方标了个“咖啡店一条街”,就拦下车奔那儿去了。 所谓咖啡店一条街不过是零零星星建在海边公路边的一些饭馆和咖啡馆,人很少,远没有到成气候的程度,不过这反倒是我们喜欢的感觉。于是,我和老婆找了家咖啡馆的二楼露台,一边喝果汁赏海景,一边观察对面海里海女的一举一动。 海女是济州岛的骄傲,是济州岛人对下海潜水打捞海产品的女人的称谓。至于为什么每家的女主人都擅于潜水,而没有男人下水,我也不知道。倒是看了眼前这一对夫妻的行动后,我有了点儿数。 男主人骑着摩托车把老婆带到海边,女的全副武装自己,然后就从礁石边下海了,脸上戴着个一整块儿圆形玻璃做的潜水镜,潜水服连着脚蹼,身上栓着根绳子,揪着一个黄色的浮漂,浮漂下面带着个网兜,是装战利品的。 海女的身手的确矫健,老公则坐在礁石上抽烟、悠闲自得。整个过程超过一个小时,最后海女提上来一大兜各种贝类,老公数数每类的个数,分装在几个袋子里,海女脱掉潜水服,拎着袋子去沿街的饭馆兜售,老公则骑着摩托车在后面,凡事有买的,饭馆老板从海女手里拿走袋子,然后直接把钱交给骑摩托车的老公。 看来,在济州岛做男人是非常合算的。 海女的战利品卖光了,我们也该去机场了。 回北京的飞机上,我还在反复念叨新学会的那句韩国话:“Ha Jiang Xi O Di Yi Se Yo?”。 希望下回来韩国能有更长的时间,更自由地四处看看,最好是,能学会更多的韩国话。 ----功略---- 机票 我们提前一个月在大韩航空的网站上买了往返北京和济州的机票: KE880,KE879,含税每人2841元人民币。 签证 如果只访问济州岛而不去韩国本土,可以享受免签,只要带上护照就好了。 住宿 济州岛的高级酒店价钱大致和三亚差不多,低端的酒店则要比三亚略贵。一般1000-2000元左右人民币可以住中文海边的五星级酒店,而市区的三星级酒店则大约400-500元左右。 顶级的酒店都在中文。如果住市区,完全可以住最便宜的。相比济州市,住在西归浦市似乎离美丽的风景更接近一些。 我们通过携程订了两晚Haytt Regency的Standard room, 不含早餐942元人民币左右一晚,又通过Hotel Club订了第三晚(因为携程上4月30日的价钱一下翻了倍),不含早餐207美元一晚;通过Hotel Club订的两晚Palace Jeju Hotel的Standard Double Room, 不含早餐68美元一晚。 语言 在济州岛旅行,语言基本不是问题,各处都有能说中文或者英文的服务生,即使去胡同里的饭馆吃饭,贴在墙上的图片也能解决沟通的问题。 交通 如果没有国际驾照,在整个韩国都不能租车,这一点确实不太方便。 可以包车,有可以说中文的司机,我们包了5个小时800韩元。 推荐司机姜允哲,电话11-6912789,电子邮件eapark@hanmail.com。需要提前预约,说清楚大致路线和时间,事先问好价钱。 小费 韩国和其它东亚国家一样,没有付小费的习惯。 饮食 酒店里的饭菜很贵,但是如果自己去街上找饭馆,两个人吃一顿大餐大约相当于200-300元人民币。 烤黑猪肉和寿司都是济州岛的特色。烧酒是餐桌上的必备。 (更多照片及其它游记,请访问作者blog: fanclick.spaces.live.com )

本文由yth2206游艇会-游艇会澳门手机版发布于星座,转载请注明出处:韩国济州岛自由行记

关键词:

上一篇:到上海旅游yth2206游艇会

下一篇:没有了